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7年征订启事
党建研究网>>理论研究

国家治理现代化在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的重要地位

张  峰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并形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集中概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在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并经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深刻阐述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即国家治理现代化,具有重要的地位。

一、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战略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贵在全面,不仅是经济上的目标,也是政治上的目标。这涉及对我国要实现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理解。1980年邓小平同志曾指出:“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邓小平文选》,第2卷,322页)据此来衡量我们要建成的小康社会,经济上的目标即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如果不发生国际国内大环境的变化,是有把握如期实现的,相比之下实现政治上的目标即国家治理现代化则有更大的难度,必须作为战略重点来推进。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什么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就是要落实邓小平同志1992年视察南方谈话中提出的一个战略构想:“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邓小平文选》,第3卷,372页)时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进行了深入思考:为什么邓小平同志要强调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什么是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为什么邓小平同志强调“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才行?我们需要的是一整套制度,而且是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体系,成熟的制度才切实管用,定型的制度才有刚性约束力。

习近平基于对这个问题的长期思考,在筹备党的十八大工作中,便要求提出制度建设的目标。接下来在主持起草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过程中,习近平总书记认为邓小平同志讲的“再有三十年的时间”就是2022年,时间很紧了,必须把这个战略构想落下来,提出一个总目标,并用它来统领各领域改革。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因此提出: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并提出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间节点相衔接,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题中应有之义。

二、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鲜明指向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深化改革是发展动力。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全国人大成立60周年大会上讲话强调:“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是两句话组成的一个整体,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前一句规定了根本方向,我们的方向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其他什么道路。后一句规定了在根本方向指引下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鲜明指向。两句话都讲,才是完整的。”我们党从实行改革开放一开始就认为,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但社会主义制度如何完善和发展呢?需要确定一个鲜明指向,这就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能力是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因此,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首先必须解决好制度模式选择问题。我国今天的国家治理体系,是在我国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这不仅意味着我国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成功发展道路,而且形成了一套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成功制度体系。我们用事实宣告了“历史终结论”的破产,宣告了各国最终都要以西方制度模式为归宿的单线式历史观的破产。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我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总体上是好的,是有独特优势的,是适应我国国情和发展要求的。我们应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韧性、活力、潜能有自信。

但是,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并不是说就完美无缺,就不需要完善和发展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制度自信不是自视清高、自我满足,更不是裹足不前、故步自封,而是要把坚定制度自信和不断改革创新统一起来,在坚持根本政治制度、基本政治制度的基础上,不断推进制度体系完善和发展。”具体说来,随着温饱问题的解决和生活水平的改善,人民群众政治参与积极性不断提高,对扩大民主的要求更为突出,对党和国家治理水平有更高的期待。我国民主政治的体制、机制、程序、规范以及具体运行存在诸多不完善的地方,制度执行力、治理能力成为影响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充分发挥、党和国家事业顺利发展的重要因素。我国的改革经历了一个从易到难的过程,现在最难啃的硬骨头,恐怕就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问题。因此,着眼于国家治理现代化,一方面要加强制度体系建设,适应时代变化,使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学、更加完善;另一方面要加强制度执行力建设,增强按制度办事、依法办事意识,善于运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国家。

三、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全面依法治国的主要目的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依法治国是基本方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与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有着作为姊妹篇的内在联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解释全面依法治国总目标的最后一句就是“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显然是将其作为主要目的。

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关系我们党执政兴国、关系人民幸福安康、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战略问题,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面。”法律是治国之重器。小智治事,中智治人,大智立法。治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关键是要立规矩、讲规矩、守规矩。法律是治国理政最大最重要的规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法治体系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骨干工程。我们讲的国家治理体系,本身就包含法律法规安排;国家治理能力,本身就包含着依法办事意识,善于运用法律治理国家的能力。全面依法治国,必须着眼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提供根本性、全局性、长期性的制度保障。因此,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必然要求实现法治化。全面依法治国一方面能够促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另一方面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标准之一。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有利于在法治轨道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利于在法治轨道上不断深化改革。

四、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课题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从严治党是根本保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落实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最终都要取决于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效,需要我们党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建设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为此,就必须积极推进党的理论创新。改革是问题倒逼出来的,理论创新也是问题倒逼产生的。党中央提出国家治理现代化,就是要回答“怎样治理社会主义社会这样的全新社会”这一在以往的世界社会主义实践中没有解决得很好的问题。我们党成功解决这一重大课题,将是对整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个伟大贡献,必将极大地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是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的一个寓意深刻的论断。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也明确指出:“我们党面对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前所未有、矛盾风险挑战之多前所未有”。在这种日益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能不能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亟须解决好的重大课题。换句话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路该怎么走?中国共产党如何能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长期执政?如何实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这些问题绕不开、躲不过,必须直面并予以解决,而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鉴于前半程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主要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我们现在开始的后半程,主要历史任务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为人民幸福安康、为社会和谐稳定、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备、更稳定、更管用的制度体系。

中国共产党是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的领导者、实践者、推动者。在一定意义上说,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就是实现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的现代化,就是要真正做到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准确把握经济发展新常态,保持经济稳定增长,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让创新成为驱动发展新引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持之以恒抓好作风建设,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丰富民主形式,拓展民主渠道,通过推进协商民主改善党的领导、加强党的领导、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要更好发挥法治的引领和规范作用,坚持以法治的理念、法治的体制、法治的程序开展工作,自觉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使全社会在深刻变革中既生机勃勃又井然有序。

(作者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

来源:《党建研究》杂志2015年第7期

(责编:王金雪、秦华)

重要文章

京ICP备 09058820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