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8年征订启事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6年>>第12期

切实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

高祖林  郑善文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理论上清醒,政治上才能坚定。”当前,广大党员干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政治上是认同的,但在理论上,有的同志对中国为什么只能搞社会主义而不能搞其他什么主义,并不完全清楚,这无疑会影响到思想上的自觉和政治上的坚定。从理论上进一步阐释清楚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性和优越性,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更加自觉地带领人民群众坚定地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是历史的选择

恩格斯指出,任何一个历史事件发展的结果都不是单个意志的产物,而是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个历史合力理论清楚地说明了我国选择社会主义制度、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清醒的仁人志士从“挨打”中认清了国家贫穷落后的现实,开始探寻救亡图存的道路。当时登上历史舞台的有各种力量,他们也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但不管是太平天国、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还是洋务运动、君主立宪、资产阶级革命派领导的革命,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命运。直到中国共产党诞生,带领中国人民经过28年浴血奋战,打败日本侵略者,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为实现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和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扫清了重要障碍,创造了政治前提。

历史证明,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中国革命的前途只能是社会主义而非资本主义。这是因为,近代以来,试图在中国建立资本主义制度而进行的一切奋斗,无论是用改良的办法还是用革命的办法,统统都失败了,这就是中国近现代革命的历史必然。党在创立初期就提出为实现社会主义而奋斗的目标,但在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状态下,实现社会主义必须分两步走:第一步,先实现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然后才能走第二步,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完成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经过几年的努力,到1956年,我国实现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实践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符合我国国情,有利于调动广大人民群众和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效应对建设社会主义道路上的各种风险和挑战,有利于维护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国家统一,集中体现了社会主义的特点和优势。总之,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确立,体现了中国近代社会运动的客观规律,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为中国发展富强、中国人民生活富裕奠定了坚实基础。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是一百多年来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得出的必然结论。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显示了强大的生机和活力

在中国这样一个曾经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落后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事业,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照抄,必须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新中国60多年的发展过程,是一个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不断探索的过程,其中有过挫折和失误。正是在不断积累经验和汲取教训的基础上,终于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其先进制度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得到充分的释放,从而开创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崭新局面。

一是保障了国家独立、主权和民族的团结。中国革命胜利以后,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结束了被欺负和宰割的历史,实现了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领导、良性的制度和有效的治理,国家不能强大,胜利的成果也可能得而复失。从当今世界一些国家发生“颜色革命”,国家陷入动荡和分裂的案例中可见,这不是危言耸听。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建立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维护了各民族的平等和团结。后来又创造性地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香港、澳门顺利回归,并保持繁荣稳定。始终不渝加强国防建设,坚决遏制各种分裂活动,捍卫了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

二是经济快速持续发展,国家走向繁荣富强。旧中国长期处于落后状态,新中国成立时,接手的是一个一穷二白、衰落破败的烂摊子。然而,经过17年,我国就初步建成具有相当规模和一定技术水平的工业体系,为后来的社会主义建设奠定了重要的物质技术基础。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社会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综合国力显著增强。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国内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3645亿元跃升到2015年的676708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500元人民币,跃升到2015年的超过8000美元。从位于全球底部到碰触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线,用几十年时间完成了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历程,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新的奇迹。

三是人民生活质量和水平大幅提升。1978年到2015年,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从133.6元增长到21966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从343.4元增长到31195元,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了从温饱不足向总体小康并向全面小康迈进的历史性跨越。1949年,中国人均寿命45岁;2015年,人均预期寿命76.34岁。至2015年底,中国网民规模已达6.88亿,手机网民规模达6.2亿。1978年,城镇化率仅为17.92%;2015年,城镇化率已达56.1%。这些数据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人民生活质量和水平的提升。尤其是,1978年以来,中国有7亿多人口摆脱贫困,占世界减贫人口的70%以上,为世界减贫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四是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极大增强。新中国成立以后,一方面,我国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对全球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越来越高,中国的发展道路也得到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认可。另一方面,我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加强同世界各国的合作,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在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中的作用和贡献越来越突出,赢得越来越多国家的信任和尊重,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不断增大,已成为国际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心。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先进性、优越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固有的价值特性。中国社会进步、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的事实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具有鲜明中国特色、明显制度优势的先进制度。

中国共产党坚强有力的领导,是推动国家富强、人民富裕和维护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国家统一最可靠的保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近百年来,中国做成了三件根本性的大事,实现了三次历史性飞跃:一是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中国,彻底结束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历史,实现了从几千年封建专制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二是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推进了社会主义建设,实现了中华民族由不断衰落到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三是推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局面,实现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这三件根本性大事,都是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经过长期艰苦奋斗得来的。其间,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义无反顾;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为了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埋头苦干、无私奉献,展示了共产党人的为民情怀和高尚情操。广大共产党员以实际行动和牺牲证明了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本质属性和无私、为民的高尚品格。历史以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是正确的。

务实有效的人民民主制度,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有力保障了生动活泼、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的形成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本质特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尊重人民主体地位、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是中国共产党一贯的主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高扬的旗帜。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回答黄炎培先生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时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无论是在革命时期还是在建设时期,我们党都始终不渝地探索民主的实现形式,推进人民民主。尤其是改革开放后,鉴于“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党和国家加快了民主制度的完善和法治建设的步伐,民主和法治进展的成就有目共睹。到底以什么样的形式实现民主,我们与西方是有根本分歧的。西方推崇并被宣传为具有普世价值的是三权分立。我国实行的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追求的基本价值导向是把根本政治制度、基本政治制度,同基本经济制度以及各方面体制机制等具体制度有机结合起来,把国家层面民主制度同基层民主制度有机结合起来,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结合起来,把选举民主同协商民主结合起来,既依法保障人民参与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激发人民群众政治参与积极性,营造一种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又能保证政治参与的有序和社会的稳定。虽然西方民主的具体制度中有些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但西方自我标榜他们的民主是最好的甚至是唯一的,具有普世价值,事实证明是站不住脚的,是荒谬的。一旦背离了国家、社会的发展进步和民众的利益,民主就失去了根本的意义。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国情,即使在别的国家成功的东西也未必可以移植,移植的结果可能就是南橘北枳。

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既能激发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也能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和共同富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全面推进改革开放。在改革进程中,基本经济制度由单一的公有制转变为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格局,经济体制由计划经济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成了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新的分配制度,实行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事实证明,这些改革十分必要,改革的成效也十分显著。特别是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全方位地改变了中国的经济运行方式、社会运行方式和政治运行方式,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激发了中国社会的活力和创造力,从而创造了中国发展的奇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得到充分体现。随着财富不断积累、人民富裕程度的提高,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我们面前,就是如何有效地保证社会公平正义和共同富裕。这个问题,在剥削阶级统治的社会不可能得到有效的解决。资本主义虽然创造了巨额的财富,但由于其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剥削雇佣劳动关系的制度痼疾、资本和资本占有者贪婪的本性、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等本质特性所决定,资本主义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也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中国为什么不能搞全盘私有化?因为私有化必然导致严重的两极分化,导致社会丧失公平正义,“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几的人生活富裕的问题。”(《邓小平文选》,第3卷,64页)虽然共同富裕是一个渐进的历史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有抱定为劳动人民谋幸福宗旨的中国共产党执政,有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制度保障,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我们一定能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强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庄严使命,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这就是最好的说明。

决策、执行、监督权力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权力架构和运行机制,保证国家运转和社会治理的高效率,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现代国家的重要职能是对社会公共事务实行管理,包括推进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建设,维护社会政治稳定等。要实行有效的社会治理,就要对国家权力架构作制度设计和安排。制度设计和安排的要点是保证权力良性、有效地运行,即既要保持权力运行的效率,又要防止权力滥用。权力运行的效率反映执政的能力和绩效,效率不高就是执政能力不强、执政绩效不好,就会丧失民众的信任。资本主义国家的权力架构设计只不过是西方资产阶级维护其统治的工具,掩盖不了其虚伪性和欺骗性。毋庸讳言,我国的政治体制和权力架构也还需要在改革中不断完善。但从运行的情况和结果看,我们的制度能够做到权力相互制约与相互协调的统一,保证执政者能够着眼人民整体利益和国家长远利益,科学及时决策、高效有力执行,把持续性与开拓性有效地结合起来,集中力量办大事,呈现一种极高的效率。特别是在应对自然灾害等各种风险挑战的时候,我们党和政府总揽全局、协调各方、快速应对,倾举国之力办大事、解难事的执政能力世所罕见。在新中国成立以来60多年的前进道路上,我们遇到过的各种艰难险阻、风险挑战世所罕见,为什么每一次都能力挽狂澜、涉险过关?跟这种体制优势密切相关。

坚持与时俱进、勇于创新,坚持改革不动摇、不停步,具有强大的自我革新、自我完善的能力,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始终保持强大生命力的根本特质。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辩证运动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生产力发展和经济基础的进步必然要求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变革与创新,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变革与创新又反过来促进生产力发展和经济基础的进步。这种矛盾运动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是在不断地改革和实践探索之中,不断地吸收人类创造的各种文明成果,不断地自我革新、自我完善,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也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自我革新、自我完善的产物。

实践永无止境,发展永无止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我革新、自我完善也不会有止境。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5周年大会上已经庄严宣告:“我们要以勇于自我革命的气魄、坚忍不拔的毅力推进改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敢于触及深层次利益关系和矛盾,坚决冲破思想观念束缚,坚决破除利益固化藩篱,坚决清除妨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这种大无畏的自我革新气魄、强大的自我完善能力正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一大优势,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永葆旺盛生机和强大活力的动力之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亿万人民的选择,是历史淬炼的必然,是中国这艘巨轮不断奋勇向前的制度保证。站在时代的新起点,广大党员干部应该坚定不移地增强制度自信,坚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一定能够领航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编:沈王一、王金雪)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