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8年征订启事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8年>>第6期

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 
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

颜晓峰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发展进入由大向强的新阶段,国家安全呈现拓展深化的新需求,安全态势呼唤掌控全局的新观念。习近平总书记深入思考新时代“实现什么样的国家安全,怎样保证国家安全”这一重大战略课题,创造性地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党的十九大明确把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列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阐述了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的总体部署。我们要牢牢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营造更加稳固的国家安全环境、形成更加坚强的国家安全保障。

一、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形成及特点

安全是生存与发展之基,保证国家安全是治国理政的基本目标。国家安全观作为关于国家安全的核心观念、支撑理论、根本方针,规定国家安全的战略地位,确立国家安全的价值准则,决定国家安全的方向,引导国家安全的实践。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然要求有一套与时俱进、与之相适应的国家安全观。

总体国家安全观彰显了我们党对于安全问题的高度理论自觉。统筹发展与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安全是发展的必要条件。没有国家安全,何谈国家发展?坚定不移谋发展,扎实有效保安全,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取得巨大成就的基本经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越是走向繁荣富强,越是追求和平发展、共同发展、持续发展,就越是需要运行有序、安全牢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清醒认识实现中国梦对国家安全所提出的全面、强劲、迫切需求,清醒认识国家安全形势的复杂性和严峻性,高度警惕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冲击的危险,形成了关于国家安全的一系列思想。为适应新形势下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是建立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体制的重大举措,是从组织领导上确保国家安全的制度设计。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明确提出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的重要思想。总体国家安全观牢牢立足保障实现中国梦的国家安全需要,把握更加丰富、宽广、复杂的国家安全特征,是确保民族复兴的国家安全总战略。党的十九大将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纳入党的基本方略,表明了我们党保障国家安全、社会安定、人民安康的高度自觉。

总体国家安全观建立在清醒认识国家安全环境的深刻变化、准确把握国家安全面临的机遇挑战的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科学分析我国国家安全的时代特征,深刻揭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实践基础,显示出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的深谋远虑。一是国家安全的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国家安全的概念总体更新。被毛泽东称为“西汉第一雄文”的《治安策》,涉及政权安全、政局安全、体制安全、边防安全、粮食安全、礼治安全等,可谓封建社会的安全宝典,但却根本无法与今天安全领域之广阔相比。非传统安全如金融安全、能源安全、生态安全等,正在拓展着国家安全的概念。二是国家安全的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国家安全的范围总体增容。例如,战争制胜权从争夺制高权到制海权、制空权,再到制太空权、制信息权、制脑权的演进,都反映了国家安全空间和安全领域的拓展。守卫安全空间不仅包括对有形空间的管控,而且包括对无形空间的治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明确指出了虚拟世界安全这一新领域。三是国家安全的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国家安全总体控制难度增大。当前,我国面临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对内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双重压力,世界急剧变化增大了我国安全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各种威胁和挑战联动效应明显,国家安全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总体国家安全观正是与时俱进发展国家安全观的深邃思考结晶,是融国家安全需求与国家安全形势于一体、系统谋划夯实国家安全基石的战略思想。

总体国家安全观具有新的历史特点。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必须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其中就包括为实现中国梦筑牢安全保障的伟大斗争。这就要求国家安全观反映新的时代要求,具有新的历史特点,引领新的安全实践,概而言之就是谋求总体国家安全。一是把握国家安全在世界大势中的总体性,具有谋求国家安全的国际视野。当今世界,国与国相互依存和利益交融日益加深,世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国家安全与国际安全紧密关联,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自成为一个安全“孤岛”。总体国家安全观把国家安全放在国际安全形势中来思考,要求既有效应对外部种种不安全因素的冲击,又以国家自身安全促进国际安全趋势。二是把握国家安全在民族复兴中的总体性,具有谋求国家安全的大局意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防和军队建设,必须放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大目标下来认识和推进,服从和服务于这个国家和民族最高利益。”国防安全、军事安全如此,整个国家安全也是如此,都要自觉成为推进伟大社会革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有机组成、有效因素、有力保障。三是把握国家安全在各个领域中的总体性,具有谋求国家安全的整体观念。当代社会已成为多层一体、多位一体、多类一体的综合体,系统和要素相互影响和制约,形成系统支配要素、要素塑造系统的协同效应。国家安全是各领域安全状况的总体结果,国家安全治理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总体国家安全观把国家安全作为一个紧密相关、相互依存的系统,旨在通过各领域的安全治理来达成总体国家安全的效果,又通过总体国家安全状态的保持来推动各领域的安全治理。

二、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原则及内涵

安全是一个从需求到实现的过程。国家安全的实现,经历目标制定、战略抉择、道路确立到安全实践等环节,贯穿其中的是一定的国家安全准则,依靠的是一整套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国家安全的目标制定,必须遵从国家的基本价值目标;国家安全的战略抉择,必须经过方向选择、重点比较、资源倾斜、利弊轻重的权衡;国家安全的道路确立,必须立足于国家的基本制度、基本国情、基本需求;国家安全准则是国家安全制度体系的基本依据。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对国家安全的总体筹划,必须牢牢把握几个基本原则。

国家利益至上。可以说,国家利益至上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第一原则和最高原则,是国家安全制度体系的灵魂。国家利益至上,就是要更加自觉地坚持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在涉及政治安全、制度安全、政权安全问题上,决不能退让;就是要更加自觉地维护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的行为,在涉及主权安全、领土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问题上,决不能突破底线。国家利益至上是国家安全的总原则,其他的原则都要服从于这个总原则。

以人民安全为宗旨。我国是以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以人民安全为宗旨,彰显了国家安全的本质。我们的国家安全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是为了人民、保护人民、支持人民、依靠人民的国家安全,归根到底是人民安全。国家安全保障人民安全,人民安全强化国家安全。人民性是国家安全的灵魂,是国家安全制度体系的本质属性。无论是完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安全政策,还是健全国家安全体系、加强国家安全法治保障,都要坚持以人民安全为宗旨。

以政治安全为根本。政治安全包括制度安全、政权稳固、政局稳定、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政治之本,维护政治安全最重要的就是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如果这一点把握不好、把握不牢,走偏了方向,就会给党和人民的事业带来灾难,极大影响社会政治稳定,影响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冷战”结束后,不少发展中国家被迫采纳了西方模式,结果党争纷起、社会动荡、人民流离失所,至今都难以稳定下来,教训十分深刻。我们绝不能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不能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鼎立”和两院制,这是维护我国政治安全的根本要求。

以总体安全为目标。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多层次、多类型、多领域的国家安全体系,是一个协调运转、互利互进的系统安全观。一是实现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的良性互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营造外部安全,建设平安中国以筑牢内部安全。外部安全有利于内部安全,和衷共济、合作共赢的世界是我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环境条件;内部安全有利于外部安全,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国泰民安是世界的福音。二是实现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的共同巩固。国土是国民的家园,国民是国土的儿女,二者密不可分。近代以来,我国国土沦陷、国民蒙难。历史告诉我们,捍卫领土主权就是保卫国民安全,保卫国民安全就要誓守国土安全。三是实现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统筹治理。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只有产生时间和外在形式的区分,并没有孰大孰小、孰重孰轻的区分。而且,传统安全可以以新的样式转化为非传统安全,非传统安全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推演、问题的变化而转化为传统安全。我们既不能因传统安全历史长、影响深而忽视非传统安全,也不能因非传统安全现实性强、威胁大而忘却传统安全。四是实现自身安全与共同安全的相辅相成。安全是平等的、普遍的,也是双向、联动的。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走共同安全之路。我们要推动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推动国家之间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

三、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

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要落实到国家安全能力建设上。观念体系的变革,对能力建设提出了新的标准和要求;制度体系的完善,为能力增强提供了新的平台和基础。国家安全能力是一种系统能力,是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以国家安全制度体系为基础的总体安全能力,要体现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实践中,落实到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效果中。

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基本规律。习近平总书记洞察国家安全大势、掌控国家安全全局,以科学思维审视国家安全问题,深化了对现代社会安全治理规律的认识。以创新思维看待当代国家安全,指出不能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旧时代,各国已经利益交融、安危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系统思维推进安全治理,要求统筹维护、通盘考量,多管齐下、综合施策,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以法治思维治理国家安全,强调牢固树立法治的权威,用明确的法律规范来维护社会秩序,形成人们不愿违法、不能违法、不敢违法的法治环境,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以底线思维对待安全隐患,要求宁可把形势想得更复杂一点,把挑战看得更严峻一些,做好应付最坏局面的准备,有备无患、未雨绸缪,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以效率思维部署国家安全工作,要求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遵循集中统一、科学谋划、统分结合、协调行动、精干高效的原则,聚焦重点、抓纲带目,紧紧围绕国家安全工作的统一部署狠抓落实。总体安全观是当代世界、当代社会时空联系更加紧密、耦合效应更加明显、复杂程度大大增加状态在国家安全上的反映和提炼,要求摆脱安全治理上的简单、封闭、线性的思维方式,注重系统功能、信息机制、突变机理等复杂性规律,从而及时预防、主动控制、有效应对各种安全问题,是符合现代社会安全治理规律的安全观,为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指明了方向。

切实增强军事能力。军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武装力量,军事能力是国家安全能力的首要能力。进入新时代,全球地缘政治棋局发生重大变化,亚太地区成为大国战略竞争和博弈的焦点;我国周边领土主权争端、大国地缘竞争、军事安全较量、民族宗教矛盾等问题更加凸显;综合国力竞争发生重大变化,在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全面展开。这些都对我国军事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党的十九大提出,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军队必须全面提高备战打仗能力,有效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塑造态势,就是在国家安全局势中,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准则,采取多种举措,统筹军事力量运用,推动安全态势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牢牢把握战略主动权和军事主动权。管控危机,就是在威胁国家安全的危机出现时,不能任其发展、蔓延、扩大、恶化,而是要主动出手、有效应对,缩小危机范围、控制危机程度、降低危机危害。遏制战争,就是战争控制,通过武装力量的使用、国家意志的显示、军事实力的威慑,不战而屈人之兵,让对手不敢动武。打赢战争,这是最根本最重要的军事能力。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都是以打赢战争能力为前提和条件的。

预判、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国家安全能力突出体现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上。在新时代,各种风险都要防控,但重点是要防控那些可能迟滞或中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全局性风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就是小概率却影响巨大的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也就是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我们要掌握风险辩证法,增强风险防控能力。一是在全面掌握风险成因中防控风险。任何风险如同其他社会现象,有其发生的原因,是有踪可寻、有迹可觅的。风险是关于未来的某种可能,它的发生有一定概率,需要一定条件,而这也是可以运用科学方法得以预见的。现代社会中,风险在增加,而人们认识风险的能力也在增强,使得防控风险是可能的。我们对风险成因的认识越是全面准确,防控风险就越为自觉主动。二是在有效化解风险震荡中防控风险。风险具有非线性机制,从萌芽到爆发,需要经过一定环节酝酿,经过一个过程演化。防控风险,不仅要求平息大的风险动荡,而且要求遏制风险于萌芽状态,防患于未然。对风险控制得越早,防范越及时得力,效果就越好。三是在及时中止风险演化中防控风险。风险有多种诱因,而且有多种路径。我们可以通过应对风险的科学研判、主动作为,改变风险的演化路径,减轻其对社会的危害。

(作者为天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全国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责编:宋美琪、谢磊)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